<cite id="5fdlz"></cite><var id="5fdlz"><span id="5fdlz"></span></var><cite id="5fdlz"></cite>
<cite id="5fdlz"><video id="5fdlz"><thead id="5fdlz"></thead></video></cite>
<var id="5fdlz"><video id="5fdlz"><thead id="5fdlz"></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5fdlz"></menuitem>
<var id="5fdlz"><strike id="5fdlz"><listing id="5fdlz"></listing></strike></var><var id="5fdlz"><video id="5fdlz"><thead id="5fdlz"></thead></video></var>
<var id="5fdlz"></var>
<cite id="5fdlz"></cite>
<menuitem id="5fdlz"><strike id="5fdlz"></strike></menuitem>
<cite id="5fdlz"><strike id="5fdlz"><menuitem id="5fdlz"></menuitem></strike></cite>
<var id="5fdlz"></var>
<var id="5fdlz"><video id="5fdlz"><thead id="5fdlz"></thead></video></var>
首頁 門戶 資訊 詳情
  • 評論
  • 收藏

陵川新聞網 2019-11-11 450 10

憶父親陳從周:丹青只把結緣看

棋牌游戲大廳

陳從周先生(1918-2000)是知名園林研究大家、古建筑學家,同濟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擅長文、史、兼工詩詞、繪畫。著有《說園》等。陳從周曾言,“我沒有進過美術學校,我就是利用酷熱與嚴寒的日子度我自得其樂的尋美生活!

對于觀展,陳從周先生曾告誡學生要“觀博物館藏品,可增抗疫力,看時人之作,易受流行病”。

本文為陳從周先生次女所撰,追憶陳從周先生從小酷愛書畫,追尋多位書畫家學習的畫藝往事。

精揮簡筆佳作展

為能在滬舉辦個人畫展,父親作畫更勤勉了,每日晨起必以充沛精力運腕使毫,一幅精美的畫他常要久思長韻,方發于毫端,一對兒女年幼,管不住地要在畫桌旁嘻鬧、玩墨,使父親無法下筆,只能急喚救兵:“師母,把他們抱出去!蹦赣H聞聲放下廚房活,將四歲的姐姐勝吾和周歲的哥哥陳豐抱離書齋,帶去約園玩耍,讓父親潛心繪畫,“好了!好了!孩子小!”

張大千早年曾摹石濤畫,幾可亂真,父親言:“大千《長江萬里圖》《匡廬圖》實畫史也!

1947年秋,父親將所繪《黃山云煙圖》交大千師指教,先生看了弟子從周當刮目相待的近作,欣喜無言,奪筆為其畫題書:“此亦黃山境界,峰巒起伏,云煙變化幻。石濤所謂得其情者,從周有焉。丁亥十二月爰題陳從周”。大師數句,道出了弟子繼承有力,筆下生輝。

陳從周繪畫作品

父親在大風堂畫室得高師悉心指點,訓誡,如滴滴雨水滲入小草根部,每侍奉于師前,他都屏息觀其細處,張大千先生工筆細描周到,山水粗獷勢大;用熟紙,兼毫作工筆;寫意多用半生者;自制的蜀箋上,刊大風堂及敦煌壁畫水;至于石青,石綠則以赭石或淺硃打底,分層上色,所有這些皆來自于宋元畫中;為避墨暈散發,新墨要藏六年后才用;為使仕女發色無光,蝴蝶色鮮而不艷,則用高麗檳榔煙;鳥類點睛用漆煙,可厚而有神……所有這些大千師作畫之技,父親看在眼里,學在筆下,那名目繁多的筆墨顏料紙箋,堆得“梓室”書桌無隙可入,全家吃飯的八仙桌才是他習字作畫可用武之地。

1948年春,父親從吳興龐氏處見宋人李迪《伯勞修竹圖》,驚喜不能釋手,不顧囊中羞澀,掏盡挖空四袋,將畫借入“隨月樓”書齋,喚母親也來分享,出生于海寧蔣氏大書香門第的母親見過的好畫多了(蔣家曾收藏過《夏山圖》),喜丈夫得罕見珍品,說:“先生,你快把它畫下來吧!”父親說:“此宋元畫本之上者,而伯勞作灰色,尤不多見!彼雅R《伯勞修竹圖》寫在他的《隨月樓讀畫記》中:“圖為絹本,三尺幅,一伯勞棲枯枝上,下襯修竹,竹頂略積微雪,意境荒寒,勾勒至精!边B夜研墨臨摹勾畫,一筆又一筆,一絲不茍且,以極精細之筆繪出伯勞游絲裊空,婉約秀麗,其景凄冷之冬。母親在旁侍之,后來掛在她嘴邊一語是:“三子女沒有一個及得上從周,不必尋師擲金于窗外!闭媸侨龤q看到老,這大約是母親不再聘師教我們字畫原因之一吧。同年秋日,父親又摹大千先生臨宋李迪《伯勞修竹圖》(與前幅略有異),交大千指點,實愛是幅心切,師以極高評之:“此宋人李迪本,吳興龐虛齋丈所藏,予嘗假臨之,從周又從予所臨之,比之唐橅晉貼而宋刻者耶,戲為識之,戊子秋日張大千爰!

在無數幅隨大千師三年的繪圖中,父親又選出了1948年11月一幅《山茶畫眉圖》請李秋君過目,她以細膩筆題:“丹霞皺月琱紅玉,香霧凝春翦絳綃。戊子十一月陳從周畫李秋君題”此精幅在1948年冬的上海陳從周個人畫展中,由朝鮮族女畫家,父親弟子,上海畫院畫師玄采薇喜購,現此畫珍藏于姐姐勝吾處,父親記:“采薇學友清賞,已丑七月從周并記于隨月樓之南窗!

父親個人畫展中的另一幅精作《秋林霜羽》是與畫家謝稚柳合作而成,“竹里霜催野果紅,秋禽無語對西風,嫣香不道春間路,還與疏林斕熳通,從周寫秋實霜禽,稚柳補竹曰因題,時戊子初秋”,稚柳寫竹為父親之繪《秋林霜羽》補空托禽,畫情兼友情。

1948年10月父親作《小山詞意圖》自題:“羅裙香露玉衩風,靚妝眉沁綠,羞臉粉生紅,小山《臨江仙》詞句戊子十月陳從周”

1948年冬能在永安公司舉辦個人畫展,已不再是奢望了,張大千先生為父親個人畫展欣然題:“門人陳從周畫展”,次年七月出版的《陳從周畫集》,封面由著名書法家沈尹默書之,內冊經圣約翰大學教授陳運彰作目錄編排,畫家謝稚柳作序“清逸有味”。

1948年,陳從周在上海永安公司舉辦“一絲柳一寸柔情”個人畫展,老夫子畫上以題一絲柳一寸柔情而著名。1946年,任教于上海圣約翰大學附中,后拜張大千為師

《陳從周畫集》除以上五幅外,又補新作五幅:

1949年4月《墨荷圖》:“葉上初陽干宿雨,水面清圓,一一風荷舉。片玉詞意已丑四月陳從周”;1949年4月《苔枝綴玉圖》:“苔枝綴玉已丑四月陳從周”;1949年《海棠文禽圖》:“仿宋人筆,寫奉元鼎博士正之。已丑陳從周”;1949年4月《柳禽圖》:“一絲柳一寸柔情。宋人詞意。已丑四月寫荒寒處略近新羅陳從周”;1949年4月《竹石圖》:?“元人竹石小品意境疏淡幽絕,最足寄我避思也。已丑四月得大內藏乾隆佳楮寫之陳從周”。

他的十幅畫不僅有著大千師真傳,宋,元人之味,更有“一絲柳一寸柔情”的感師,抒情的畫外之音。數日內,被當時上海灘一些早聞陳從周名的畫迷一購而空,所得1000元畫酬父親交母親添作家用,“文革”間此款被認為是陳從周“黑收入”,全部交紅衛兵小將處理。人說:“從周的畫得大風堂真傳,仕女花鳥兼工幽蘭修竹齊名,尤為墨荷著稱,要學宋,元,可跟從周!

“大風”“梅景”情誼深

大千先生重情誼,1946年在大風堂畫室,父親有幸見到了名畫家吳湖帆,行后輩之禮后,作為大千弟子,尚年輕學淺的他,侍奉老師在旁,靜聆兩位畫界大師促膝暢談,切磋畫技。數日后,又在大風堂畫室,師生歡聚,寫詩作畫,謝稚柳先生為父親隨意畫了一張花鳥扇面,大千見之,即為此扇面書了吳湖帆臨石濤《爛石堆云》山水卷的《西江月》詩中的兩句:“海上微言適我,江南畫手推君!保ǹ上Т松让嬉褵o蹤影了),前輩大師如此互相尊重,謙慎,沒有門戶之見的畫外品德,影響了父親一生的教學為人。1981年8月6日,觀梅景書屋師生畫展后,父親以“高柳鳴禪”(宋人詞)稱譽吳湖帆先生的境界,又因尊師益友而感,為吳湖帆先生的這次遺作展出,他寫文《師誼,友誼》頌芬述德大千,湖帆二師。

陳從周繪畫作品

張大千是畫荷巨手,凡經他筆下的荷花朵朵如水芙蓉,吳湖帆則尤善寫蓮,蓮出嬌艷不失淡雅,是文人之筆。吳湖帆先生家的客廳一直懸掛著的一幅畫是張大千的金壁工筆荷花,這幅人間稀品是吳先生在大千先生畫展時,不惜標的最高價買下的。兩位大師間的推崇,互學給我父親上了一堂銘記不忘的畫外之課。葉圣陶老先生告訴我父親,在清末民初數年間,他常往湖帆家,飽觀其家所藏書畫鼎。

觀大千先生湖海一生,雖老客異鄉,懷國之思,創作之勤,實可歌可泣,學生盼師有日扶仗而歸,重返中國畫界。五十年代初徐悲鴻給大風堂同門會上海會長的我父親一信,寫道:“大千先生至印度恐系無可如何,我們希望他來北京,與我們同樣生活,若照他以往之豪華情況則不可能矣,如通函,希為致意,……”五十年代末,吳湖帆先生體弱多病,中國畫界需有重要影響的大師,猶如幼弟依賴“兄長”,嗷嗷待哺之境。這一天在吳湖帆的“梅景”畫室里,父親巧遇徐悲鴻先生,談及希望大千師回國,此時吳湖帆先生正為蘇州弟子徐紹青,索上海俞子才畫《石湖泛舟圖》加題,吳師也請我父親加跋:“石湖泛舟清宵永,蜀道連云別夢長;角枝當前誰主客,大風(大風堂張大千畫室)梅景(梅景書房,吳湖帆畫室)兩堂堂!币該P兩位大師的畫技與友誼,更有促先生重游故鄉,勸先生有日歸國之意。

在大千的畫室中,一天晚上父親還遇上了梅蘭芳先生,暢談之后他們同在大千師畫室前留影,一張珍貴的照片,從此梅先生與京劇迷的我父親間的交往開始了。

“博大精深”大千畫

自三十年代抗戰打響前,張大千先生與二哥善子先生,還有父親的忘年之交——近代知名學者、對父親的園林研究給予了甚多引導與嘉獎的葉恭綽先生分居于蘇州網師園,期間大千先生精品之作不盡。四十年代末大千師客居海外,父親時念師恩,每逢蟹肥之季,一家圍坐著吃螃蟹,父親就要給我們講張大千先生拒前來送蟹,要畫的巡捕故事:喜歡吃蟹的大千,不吃來路不明的螃蟹,對提著一串肥蟹的巡捕大聲說,“我不給你畫,我不要你的蟹,把蟹拿回去吧!”幾日后大千師還對我父親說起:“那幾只蟹真肥!”1978年為籌建美國紐約大都會博物館的中國庭院“明軒”,父親建議將網師園中的大千書齋“殿春簃”移至大洋彼岸,是懷師之舉,感恩之心!

陳從周全家與張大千在圣約翰約園

在紐約,父親滿以為可遇見闊別三十年的老師了,然事與愿違,大千師已回了臺灣,悵然若失的父親回滬即寫下了《蜀道連云別夢長》,亦有促師重返故園之意。在徐志摩子,積鍇家,父親看到了大千師的近照,雖居海外,心系故土,總是一身傳統的中國長衫,持仗,個人畫展遍歐美,日本,為中國在海外爭得藝術之光。他的近作畫中題跋仍離不了歌詠祖國的大好河山,名貴花木,黃山,青城山等,志摩媳張粹文(跟父親學過畫),倒是經常與大千師見面,那天他們談的主題就是老師。父親認為:大千作畫“實境界大,筆力大,氣勢大,咫尺可見千里,斗方而見乾坤!贝笄煇廴藧畚,情發驅筆,這又何嘗不是父親作畫為人之學呢?大千師學養之深得于儒家,釋家,道家。父親對于佛教建筑,佛教思想的深入研究有目共睹,中國多少處寺庵留有他的墨痕足跡,松江的清真寺是父親力保修成,岱島的慈云庵幾被拆去造賓館,也因父親勉遭劫:“蓋此庵之保下來,余之功也”。他的那篇《僧寺無塵意自清》(漫談佛寺建筑文化的作用)是我最愛讀的散文之一,佛教思想教你消除塵念,做一個心靈凈化的人,他與老僧對坐長談,與趙樸初翁,明旸法師,真禪法師結為摯交,自幼景仰弘一法師,1977年4月在開元寺,父親吟一聯:“弘一有靈應識我,開元洵美要題詩!蹦赣H去世,父親無日不在思念中,他告我,有一陣“真想做和尚,青燈佛火,超度媽媽!蹦耗瓴≈械乃,雙手難離佛珠,晨起陽臺念經,拋煩棄惱脫俗,“人道之心,慈悲之心,又進入了宗教的徹悟與超度之心!

陳從周書法作品

1983年4月2日,父親聞大千師逝世惡耗,思師沉痛。6月10日剛從山東益都考察古建筑歸家的父親,初卸行裝,尚未歇息,13日又接北京函,應全國美協及中國畫研究院之邀,兼以葉淺予眷念舊誼,堅囑北上頤和園藻鑒堂參加“張大千畫展”及張氏學術討論畫。母親說:“上了年紀了,終歲浪跡在外,又何苦呢?”這四十多年來不知重復了多少遍的規勸,此時父親體會到患難見真情了,“蔗境老來回味永,梅花冷處得遍香”,是他那刻對她的寫照。在藻鑒堂,父親憶往事萬千,深感揚師學術,頌師高德,乃學生之責也,他拈博,大,精,深四字成一文,概括出大千師根之茂者其實遂,膏之沃者其光曄的繪畫一生。

丹青只把結緣看

父親視弟子石迅生誠篤耿直好學,十六年來常侍奉于案前,予他“傳道,授業,解惑”之句是龔自珍名言:“多識前言蓄其德,莫拋心力貿才名!薄爱嬛膳c三難”是:“畫忌‘俗濁熟’,難于‘清新靜’,而大巧若拙,‘重拙大’之境界,余一生夢寐求之,將至死而不可得,有之,略具清氣而已。

父親又云:“作畫一筆當一筆用,多一筆則繁,少一筆則寡,一筆一點,畫能發揮其作用,斯須通過千錘百煉,無數次之實踐,方能領悟,證以其他藝術,其理亦然也!备赣H告誡學生要“觀博物館藏品,可增抗疫力,看時人之作,易受流行病”。

1957年和1964年夏,父親兩次勘察嵩山古建筑,宿縣招待所時,見窗前枝壓南墻,疏葉簡勁,是江南人見不到的北宋人院本,再仰視諸皺峰,凝翠草林復于紅土上,父親恍然大悟,原來宋人的青綠山水畫法源自于中南嵩山,故作畫不能只從筆墨中追求趣味,如四王吳惲那樣,宋人畫源于真山真水,隨大千師轉宋元人之筆后,今又在嵩山身臨其境,除古建筑有所得外,他對宋人畫法中的底色用朱砂,上施石綠,石青,非僅以朱色填絹有所新領了,更解大千師當年用色之獨特了。

陳從周《園林談叢》附圖

父親不畫山水幅有十余年了,七十年代中,因清戴醇士“宋人重筆,元人重墨”受啟,他在為朋友嚴古津畫《珍陶室圖》時,對云林畫看上去簡單平淡,卻每一筆深思熟慮,實源于董源,是“化繁為簡,一以當十”;元人用墨筆法,耐人尋味,布樹點石,以少勝多,沒有多余之筆;從元人畫中,父親還看出了“明人假山能有大步之進展,當與云林畫息息相關也!蓖砟晁3T诓恢挥X中寫出極妙山水幅:“午方書成來,懇為原補景,殊出意料,頗有大千師遺意。鄭君來,寫一山水卷極好,不知他識貨否?”

父親此生繪畫大幅小尺難計其數,遍及海內外,把真情與美筆垂于人間。他的畫得前輩喜歡,1983年父親為葉圣陶老先生寫《祝老人壽畫》——“新竹高于舊竹枝,全憑老干為扶持,明年更有新生者,十丈龍孫繞鳳池!比~圣陶老先生以詩答:“明眼最愛從周畫,筆底煙波潯湖石”;葉老謝貺《朱梅》幅:“遠觀之,近味之,尺幅而意象萬千,畫道益神,惠我益厚!薄爸聵愠跻环,觀玩竟夕,今當送去,念兄有如此神,大是人生一樂,我羨而至于欲妒矣”。

趙樸初翁酬貺《竹墨》作一詩:“從周胸中富成竹,高翠細筱并脫俗,墨筆乘興一氣揮,著紙便是瞧園綠。庚申之秋”。

俞平伯先生是曲園老人(俞樾)曾孫,念故園,囑我父親畫曲園《芙蓉折枝》,老人以紅學家之筆賦詩為報:“丹青為寫故園花,風露愁心恰似他;聞道曲園眢井矣,一枝留夢到天崖”。

1989年1月大鳳堂同門會畫展公評父親畫“第一有仙氣”。

陳從周先生在揮毫

父親垂年仍不廢筆墨,多以繪江南園林小景,那幽蘭、青竹、寒梅、壽松、瘦菊、葫蘆、翠蕉、秀石等,風格獨具,文溢于畫,道滲其中,是承前輩大師之長,又辟蹊徑之筆,我愛他畫如命,耆他字更癡,皆庭訓賢教矣。

他的字畫為同濟大學送國際友人必備厚禮,德國總理,總統均得父親精作,為西德園林題“清心榭”一聯,為魯爾大學留筆墨“潛園”,父親自覺:“清逸多妙趣,心怡自生情”;為華盛頓國家公園題:“還我自然”,是對毀真山,堵水源,架纜車,滅山林之趣而憂;那掛于工會俱樂部的巨幅《松筠》,老辣蒼勁,萬古長青;1989年他“為同濟規筑院畫竹一大幅,青上云霄”。

他的畫不收分文,境界大,落款是:“板橋畫竹一尺三千,梓翁畫竹抒懷而已!薄捌缴毁u書同畫,我與人間何所求!薄盎畹桨贇q,總可解俗!薄岸嗉词巧,少即是多,竹葉千萬,畫此寥寥,俗人之見,以為可笑,老夫興至,實寫無聊!薄靶≡杭氂旰,新綠滿階前,余論畫宜雅,寧俗人不解,不欲燕支(胭脂)畫牡丹也!

他題竹,自喻自嘲:“清貧無所給,有竹是吾家!薄扒屣L勁節無人夸,不及富家一朵花!薄疤焯飚嬛,忙忙碌碌,兩袖清風,自得其樂!薄澳昴暌恢,老夫滿足!薄熬盏駝,畫如其人!

他書蘭數筆,題見其人:“山中無人識,出谷便芬芳,花如是,人也如是,世態更如是!薄爱嬏m草草,越畫越少,但怪時人,不解其妙!薄坝奶m無人賞,昆曲少人聽,清風不入袖,頑石怕點頭!

他寫葫蘆作詞更妙:“利令智昏,色令智昏,官令智昏,名令智昏,難得糊涂,卻莫智昏!薄耙蝗σ蝗θΣ涣,人人都道圈兒好,如今卻被圈兒圈到老!薄奥斆鞑灰,糊涂更難,老夫苦在既不聰明,又不糊涂,畫此葫蘆奈何!奈何!”

誰為他去郵局投一函,去蘇步青,顧廷龍,蘇局仙諸老處傳個訊,遞條紙皆能得父親揮毫而就謝幅,其題:“一錢不值,免費奉送,不敲竹杠,偷工減料!睂χ鴿M紙索畫寫:“一生欠得丹青債,累我倦眠破硯前”。

工作中的陳從周

他的學生從偏遠縣城來看老師,帶了一罐醬乳,父親感激涕淋,即鋪紙磨墨運筆,一幅《朱花映翠》謝學生遠程之辛;為同濟城規農村窮學生吳偉進畫展題:“蓓蕾初綻”助其解囊度學業;1986年秋,父親參加日本建筑學會百周紀念會,見留學生手頭拮據,“為蔡君寫畫四幅,給他作應酬用,留學生經濟有限也!毖芯可鸀樗兆,他用墨半斗,一幅幅,一張張:“安排山石,小栽修竹”。園林一角,具明人清雅,師生情也。

他教弟子畫:“須知畫從學問來,涂脂抹粉亦枉然!薄俺叻癯撁澜,丹青寫意見癡心,一語先生須記取,畫家能富教書貧!薄昂锖慨,瞎來瞎去書,藝壇今已矣,吾意獨如何,繼承嫌不足!敝匝砸。

才經姐姐修剪的“梓園”竹林又倚窗了,擋不住的幾縷旭光,軀不走的陣陣陰冷,人去是空樓,布簾不透愁,園角的黃花瘦朵,令我想起了自己。1992年秋父親為我寫手卷《壬申大病起寫疊石圖,留園林史篇章》,雖筆力氣勢大減,仍不失宋元之筆,無力復請名家題跋,乃舐犢深情,知女莫若父,展卷清淚盈,濡筆書丹青,愧我不能也。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分享

邀請

下一篇:暫無上一篇:暫無

最新評論(0)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陵川新聞網  

© 2015-2020 Powered by 陵川新聞網 X1.0

微信掃描

河内五qq群